主页 > B生活区 >失明了却看得见,「盲视」的奥妙

失明了却看得见,「盲视」的奥妙

作者: 时间:2020-07-01 222° B生活区
失明了却看得见,「盲视」的奥妙

你知道吗?即使一个人失明,但他的神经线路仍提供了另一种看到的方法。

撞到头又重见光明

失明超过 20 年的美国佛罗里达州女子法兰柯(Mary Ann Franco)发现,她不小心跌倒撞到头后竟然又重见光明,负责照护法兰柯的医生表示这是一场奇蹟,且认为或许是因为撞到头让血流重回大脑的关键部位,法兰柯才能重新看到这个世界。

明明看不见  但却能精準指出位置

虽然接下来的案例可能和法兰柯的遭遇不太相同,但在这个世界上有人虽然被诊断出全盲,但却依然看得到。

在我们的大脑中有不同的神经线路,负责掌管我们的感知,有时当这些线路受损时,就会发生罕见的「盲视」(blindsight)现象,患者明明看不见任何东西,但却可以精準地感知出指定物品的位置,彷彿他们仍然看得到这个世界。

成功将信件投入邮筒

举例来说,如果你给盲视者一封信,请他将这封信投入邮筒中,他们虽然没办法看到邮筒或是形容邮筒的样子,但如果他们试着投递信件,他们可以精準地把信投入邮筒中,即使邮筒的开口角度异常也一样。

失明了却看得见,「盲视」的奥妙

在纽约专门训练视障孩童的营队中,视觉受损的孩子们正在玩「盲人门球」(goal ball) ,他们得按球发出的声音判断球的方向和速度,尽量阻止对手得分。

令人好奇的「盲视」

「盲视」堪称认知神经科学中最令人好奇的现象,在临床上研究人员也发现其实很多失明者都有盲视的能力,他们明明看不到,但他们大脑中无意识的部分仍可以感知周遭环境。

朝失明者丢球被挡掉

而来自苏格兰威萧市(Wishaw) 的卡宁(Milina Cunning) 正是一名标準的盲视者,她在 20 多岁时失明,不久后发现自己有盲视能力,她也成了许多科学家的研究对象。

研究卡宁大脑的科学家库勒姆(Jody Culham) 说:「如果我朝卡宁的头丢乒乓球,她可能会举起手来挡掉,甚至在她自己意识到前就会这幺做。」

失明了却看得见,「盲视」的奥妙

在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Prado museum) ,一名盲人在特展上用双手感觉文艺复兴大师达文西(Leonardo da Vinci) 的画作《蒙娜丽莎的微笑》。

盲视者现身说法

究竟,身为一名盲视者的感觉是什幺呢?卡宁也和 BBC 分享了她的生活:

「我去医院时还是个看得到的人,随后因为我的健康问题陷入了昏迷状态,我昏迷了 52 天。当我醒来时,我眼前一片黑,我看不到东西,他们说我在昏迷时中风导致失明。」

「几个月后,事情有所转变。6 个月内,我认为我看得到一些色彩,但没人真的相信我,所以我被转介给神经学家杜顿(Gordon Dutton) 医生。一见到他,他马上确认我有盲视。」

一张接一张  绕过走廊的障碍椅

卡宁说:「当我去看杜顿医生时,他给了我几项测验,其中一项是他将好几把椅子放在医院的走廊上,然后他要我走过这些椅子,他说:「只管照妳正常的速度走。」我照着正常的速度走,结果不断撞到椅子,等我到达走廊的另一端时,杜顿医生说:『现在试着快一点走回来。』」

「所以我开始走快一点,然后我就这幺通过了这些椅子,一张接一张,而且我一次也没有撞到它们,这真的很神奇。」

「杜顿医生解释到:『别想太多,走就对了,不要在心里多想。』我的潜意识告诉我该怎幺做才能避免撞到椅子。」

「看」得到东西很奇怪

卡宁接着说:「我可以在家走来走去整理东西,但我看不到它们,我知道它们就在那里,我的大脑会告诉我,这就跟我的家人把东西留在卧房地板的中间一样。我说:『你们得整理好,这样我才不会被这些东西绊倒。』不过要是真的有东西放在地上,像是包包或鞋子,我可以看得见而且我会绕过它,或乾脆去把它捡起来。」

「我看得见这件事很奇怪,但其实我应该看不见,因为我失明了。」

失明了却看得见,「盲视」的奥妙

掌管人类视觉的区域位于大脑的后方,即为位于后脑的视觉皮层,其中,灰色区域是初级视觉皮层,绿色部分是背侧皮质视觉路径,紫色部分则是腹侧皮质视觉路径。

矛盾的奇妙现象

从卡宁的故事中可以发现,盲视真的是一种很矛盾的现象,多年来科学家也不断研究这种奇妙的现象,他们用各种测验证明有时大脑受损造成人们失明,但这些失明者却可以正确地描述物品的形状、颜色、地点等,即使他们并非有意识地看到这些物品。

关键在大脑视觉皮层

根据脑科学提供的资讯,思考和其他高阶的大脑功能都来自大脑皮质层,这部分是大脑的外层且佔了大脑最大的位置。

首先负责接收眼睛视觉讯号的大脑皮质层是位于后脑的视觉皮层。至少从 19 世纪开始,人们就知道这部分受损会造成失明,就算眼睛的功能正常也一样。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和韩战时,神经科学家发现视觉皮层受损的病患并非完全失明。

失明了却看得见,「盲视」的奥妙

靠着研究一只被移除了大脑初级视觉皮层的猕猴,科学家们对盲视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猕猴海伦来作证

1967 年,科学家们开始研究一只名为海伦(Helen)的猕猴,牠成了早期证明盲视存在的证据。

英国剑桥大学心理学家韩福瑞(Nicholas Humphrey)和怀斯康辛(Lawrence Weiskrantz)将海伦整个初级视觉皮层移除,虽然海伦貌似失明,但有时牠的表现又像完全看得见。

伸手抢眼前苹果

心理学家韩福瑞在研究报告中写到:「我有好几天就坐在海伦的笼子旁跟牠玩,我开心地发现这只失明的猴子有时会看着我的一举一动。举例来说,我会拿起一片苹果在牠面前晃,牠会认真地看着这片苹果然后伸手试着从我手上拿走。随着游戏继续,牠很快从一只无精打采遥望远方的猴子,变成一只被引起兴趣且彷彿看得见的猴子。」

研究人员怀疑海伦大脑的其他部位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支持牠的视觉,海伦的案例也暗示着即使在无意识的状态下,生物仍有可能回应视觉刺激。

别人以为牠视力正常

「渐渐地海伦的视力越来越好,」汉福瑞写到:「最后牠可以在充满障碍物的房间内跑来跑去,且从地上拿起麵包屑。任何不知道牠其实没有视觉皮层的人都会以为牠的视力正常。」

失明了却看得见,「盲视」的奥妙

在缅甸仰光当地,一名失明的和尚手持导盲杖,準备参加国际导盲杖安全节。

首位拥有盲视的男子

很快地,研究人员将焦点转到一名代号 DB 的男子身上,他是首位被证明有盲视的男子。

DB 初级视觉皮层的右半部因为肿瘤的关係被手术移除,且因为大脑右半部控制处理左眼接收到的视觉讯号,所以医生们都认为 DB 左半部视野受损完全看不到。

準确「猜」出物品位置

但在实验中,DB 虽然提到他的左视野什幺都看不到,但他却可以準确地「猜」到那里放了些什幺东西,包含物品的形状、位置还有移动轨迹。

就像海伦展现出的例子一样,虽然 DB 貌似看得到,但他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种无意识下的视觉让心理学家怀斯康辛认为 DB 有盲视。

失明了却看得见,「盲视」的奥妙

在巴西圣保罗市,一名失明的芭蕾舞者正在后台暖身,準备向观众展现她苦练多时的曼妙舞姿。

为什幺会有盲视?

至于造成盲视背后的原因十分複杂,科学家们认为可能是因为眼睛接收到的视觉讯息在通过神经通道时绕过了初级视觉皮层,进而抵达大脑皮层的其他区域。

成功绕过障碍物

过去,曾有研究团队利用磁脉冲短暂让受试者的视觉皮层无法发挥功用,他们发现有 81% 的时间受试者可以正确地「猜」到萤幕上是红点还是绿点在闪。另一群研究人员则发现一名代号 TN 的盲视男子,可以準确地回应人们的脸部表情,他也能成功地绕过障碍物,在失明的状态下不撞到任何东西。

意识之外的世界

纽约洛克菲勒大学神经科学家舒威德兹克(Caspar Schwiedrzik)表示:「对我来说,盲视真的太有趣了,因为盲视戏剧性地展现了在我们的意识之外有多少事情在看不到的地方发生。」

「盲视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究竟有意识和无意识的感知有什幺不同?除了仅仅处理这些带给我们每天美好经验的图象,一定还有些什幺东西。」

现在,科学家们正在研究如何训练大脑,让大脑能有意识地看盲视如何帮人类感知周遭。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金沙2278jscom|为用户提供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手机安装 sunbet金沙下载